潮流语涌现折射群体性怨恨 专家吁警惕社会心病

19
05月

  “打酱油”、“伤不起”、“有木有”……甚至温州动车追尾事故中铁道部发言人一句“至于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的”,都成为最潮的流行语,折射了民众宣泄或焦虑、或戏谑、或无奈的社会心态。2011年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发布了《2011中国社会心态研究报告》,不仅是对温总理提出“要让人民生活得更加幸福、更有尊严,让社会更加公正、更加和谐”的一份答卷,更是对社会心态的一个深度剖析与诠释。为此,本报记者在新年伊始专访了社会心态蓝皮书主编之一、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王俊秀副研究员。――编者

  警惕群体性怨恨成为“社会心病”

  “信不信”:社会心态“伤不起”

  记者:“十二五”规划纲要中最早明确提出“培育奋发进取、理性平和、开放包容的社会心态”。为何当前社会心态备受关注?

  王俊秀:一个时期会有一个时期的社会心态,随着历史的发展,社会心态也会相应发生变化。当前,社会心态被“历史性”地提升到了一个空前的高度,说明我们以往的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纲要,更多重视的是经济发展,忽视社会发展和社会建设,并缺乏对社会心态的重视,而社会心态本来就是伴随在社会发展的进程之中。

  记者:“打酱油”、“亚历山大”、 “伤不起”、“有木有”……这些是当前社会心态的真实写照,而社会心态又是社会现实的反映,特别是不良社会心态折射出的是社会转型矛盾突发期存在的种种社会问题。对此,您怎么看?

  王俊秀:一般而言,很少用“不良心态”这个概念,而换之以“不利心态”。有些心态是不利的,但不能说它是不良的,因为它是由社会现实造成的。例如,食品不安全造成民众恐慌,这种心态只能说它是不利的,不能说它是不良的。当然,不利社会心态的产生源于各种社会问题,如贫富差距、不公正、腐败等,特别是虽然国家一直在强调民生,但民生改善并不是很明显,没有达到民众的预期。当然,这也是为什么社会心态不可能完全从心理上调控。因为一些群体性突发事件,如何缓和民众心态,最终还得落脚于解决社会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