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破题”农村养老   探索“老有善养”新路

19
05月

  中新网杭州10月13日电(汪恩民 邵思翊 张骏)“未富先老”正考验着中国。为实现“老有善养”,浙江积极“破题”农村养老,探索居家、社区、机构相结合,政府购买养老服务等一系列养老服务的“浙江模式”。

  截至2012年底,浙江省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857.69万人,纯老家庭214.5万。其中农村老年人口为578.56万,纯老家庭138.6万,均占整体老年人口的三分之二左右。解决好农村的养老问题,是解决好整个养老问题的关键一环。

  老年人结对互帮 “银龄互助”情系夕阳

  浙江安吉县报福村老人蔡友祥今年88岁,没有子嗣,一个人在山上的土屋,生活很不如意。常年居住在此,他的脚渐渐浮肿。对于一个88岁高龄的老人来说,挪步都显得那么困难。

  生活的困顿一度让蔡友祥感到绝望,但当地老人协会“银龄互助”的活动让许久未展笑脸的蔡友祥欣慰地笑了。如今,他在协会帮助下,住在小侄子家,每月协会志愿者都会看望他多趟。

  据报福村老人协会会长王明法介绍,像蔡友祥一样得到当地特殊照顾的老人还有不少。

  2007年,该村老人协会组建了老年互助队伍,年纪较轻的老人义务帮扶年纪大的老人,当帮助别人的老人年事渐高时,就有下一批稍年轻的老人帮扶他们,形成互助的链条。这种互助形式被称为“银龄互助”。

  目前,“银龄互助”已在浙江遍地开花,模式逐渐完善。杭州、湖州、台州、温州等地各市县纷纷“尝新”,并结合当地特色创新养老新模式。

  依托基层老年人协会,组织老年人开展互帮互助、以老助老的志愿服务活动,鼓励健康、相对低龄的老年人帮扶空巢、高龄、病残、失能老年人,走出一条互助养老的新路子。

  星光老年之家覆盖农村 满足多样化需求

  在安吉县的上墅村,当地的老人们也感受着多方关怀。周根今年70岁,前几年老伴病重去世,子女都在外地工作,只有等到过年才回家。但是这些年,一个人生活的周根并没有感到孤独。“逢年过节村里送米又送油,时常老人协会还组织文艺活动,过几天重阳节,村里老人还要集体去苏州旅游,生活挺丰富的。”

  当地老人协会会长汤有明告诉记者,“村里对老人的有待措施是有成文规定的,大大小小少说也有13条。比如逢年过节,给80岁以上的老人发礼送券;平时组织老人旅游;日常还有老年食堂,一荤一素一汤,饭管饱,5元一顿就够了。”

  从2007年起,浙江省在农村试点星光老人之家。这个从城市的成功经验得出的“复制品”开始在农村生根发芽,并2011年开始,农村星光老年之家开始转型升级为居家养老服务照料中心,重点解决农村老人日常用餐、医疗保健、文体娱乐等最基本、最亟需问题基础上,满足老人多样化的需求。

  截至目前,浙江省60%的农村覆盖了星光老年之家,达到1.74万个。

  市场购买服务实现“服务效益”

  杭州丁桥镇是二十四孝之一的丁兰的故乡。在丁桥农村居住的陈海菊老人在接受居家养老服务和需求评估后,她能够享受到每月16小时的免费家政服务、50元高龄补贴,还有每年100元的服务券,可以用于超市购物、理发等。这给她的生活带来了不少便利。

  在杭州,像陈奶奶这样享受居家养老服务的农村老人并不在少数。

  2012年,浙江省政府实施了统筹城乡、统筹机构居家的养老服务补贴制度,通过养老服务需求评估,由老人自主选择养老服务方式。其中,低保家庭中的失能老人到机构接受服务的,政府补贴不低于12000元/年/人;居家接受服务的,政府补贴不低于4800元/年/人。到2015年,浙江省政府购买服务的老人要达到2%。

  目前,浙江省已有13.9万老人享受政府出钱购买服务,这其中包括了农村地区4.5万五保老人。

  另外,其他政府部门也对养老发挥出了各自的作用。作为著名侨乡的浙江,为了让农村的空巢老人能经常与在国外工作的子女联系,2006年起,该省各个地市开始建立社区的视频聊天室。据悉,目前浙江省90个县已经全面建立起视频聊天室,县一级以下的街道社区也在逐步完善当中。

  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所研究员张军指出,各个地方都在创新养老模式,但关键是要看是否有可持续性。

  浙江省社科院副研究员叶菊英也建议,中国“孝”文化的传统流传已久,除了政府所承担的职能外,家庭养老仍不可缺位。在她看来,家庭的照料和关怀不可取代。“建议能否在这方面,房地产开发有一些倾斜,让子女和老人居住在一个社区,方便子女就近照顾老人。”(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