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荒者在甘肃合水组成乡镇面临近亲婚育危机

19
05月

逃荒者在甘肃合水组成乡镇面临近亲婚育危机

  陕甘交界的子午岭密林深处居民还保持着古朴的生活方式。上个世纪的人民公社时期,一群陕西人来到了这里定居。

点击此处查看全部新闻图片


逃荒者在甘肃合水组成乡镇面临近亲婚育危机

  在龙王沟的一口窑洞里,一位陕西村的姑娘开始生火做饭。几十年过去后,合水县子午岭的龙王沟,形成了一个有30多户人家的自然村落。



逃荒者在甘肃合水组成乡镇面临近亲婚育危机

在龙王沟的一口窑洞里,一位陕西村的妇女在手工制作布鞋。没有姑娘愿意进山,家家是亲戚的深山小村面临着近亲婚育危机。


逃荒者在甘肃合水组成乡镇面临近亲婚育危机

他们看电视必须通过旁边的汽车电瓶供电,而且电瓶只能持续供电3个小时,所以当地人一般一个月才能看上一次电视。电瓶也须到数公里外的地方付钱才能再次充电。


  上世纪六十年代起,逃荒者进入这里繁衍生息;目前闭塞的山村正面临婚育能源医疗教育等方面危机

  吕四梅一直在织毛衣。

  她依偎在炕角,冬日的阳光透过窗纸照在她的脸上。她不时抬头,望着窑洞门口方向

  这里是陕甘交界桥山山脉的一条支脉,子午岭。上世纪六十年代开始,各省逃荒的人们逐步走入这座绵延400多公里、林木资源丰富的山脉。

  仅在子午岭腹地的合水县太白镇,就有18个省份的逃荒者至此,多年来,政府给他们修路、通电,他们被纳入当地管理并定居下来。

  然而在大山最深处,仍有30来户人家过着几乎与世隔绝的生活,没有电,没有路,没有医生,没有学校。传说是一位猎人发现了他们的存在,他们被当地称为原始部落村。

  如今重山却挡住了他们前进的脚步。没有姑娘愿意进山,家家是亲戚的深山小村面临着近亲婚育危机;搬出大山,已没有土地分给他们,不搬,连电都很难通,众多的难题摆在这些昔日的逃荒者及他们的后代面前。

  18省人组成的乡镇

  甘肃省最东端,山脉连绵,谷壑幽深,因与本初子午线方向一致,故称子午岭,其成为陕甘两省的分界线,海拔在1600至1907米之间。

  2005年12月27日,子午岭腹地的太白镇,309国道穿城而过,清晨8时,仅有的三四趟班车停在这个小镇的惟一的街道上不停地响着喇叭。

  “如果赶不上车,就只能等明天了”,孟乾坤,这个小镇的镇长,他告诉记者,太白镇全镇总面积1192平方公里,大部分是子午岭的林区范围,地广人稀,也正因如此,从上世纪六十年代的三年自然灾害开始,大量外地人逃荒到此,靠着丰富的林地资源养活自己。

  “我管着18个省的人呢。”孟乾坤笑着说,最终留在了这块土地上的人和当地土著人一起过活,经过几十年的繁衍,全镇人口也由以前的几千人达到了现在的1.2万人。

  太白镇往北的一条名为平顶川的深山沟壑,就居住着当年多数的逃荒者。

  一条仅有两米来宽的土路,坑坑洼洼,半尺厚的尘土被车碾过,四处飞扬,飘满整个山间,如雾一般。在太白镇镇长孟乾坤的指引下,我们试图去探访子午岭最深处的村庄。

  路在山底,两侧是黄的山,黄的山上是挂满土的黄的树,一条小河与山路时而平行时而交错,越野车就不得不在约半尺高的冰凌上碾过。

  实际上,关于子午岭的传说和古迹甚多,著名的秦直古道沿子午岭主脊迤逦而行,曾将千里关山变通途,经过两千多年的风雨侵蚀,当地人说,秦直道依然清晰可辨,有些路段照旧可以通车。

  走在川下的我们无法去见证秦直古道,但两旁的山腰上,不时有几户人家,有砖房,有土房,也有窑洞,孟乾坤说,他们就是以前的逃荒者,政府给他们通了电,并上了户口,纳入当地人口管理。

  在川底,也时常会出现一片片的平地,这就是逃荒者开垦的土地。

  “每家占一个山头”

  车子约走了两个半小时,已进入深山约50公里,便无路可循,山上竖着的电线杆也已不见了踪影,我们只能步行前往深处。

  在一条小路的尽头,半山腰上,三眼窑洞出现在记者的面前,门前,两头黑色的猪散养着,在山坡上拱来拱去,坡下远处,十多匹马啃着干草,并未拴有缰绳。

  一位不到二十岁的姑娘看到我们来,立即走进了窑洞,我们到门前说明来意,她的母亲很客气地将我们请到屋里,这就是吕四梅家。

  屋里除了一铺大的土炕,几口缸,几个柜子,还有一张露出棉花的沙发,再没有其他家具。

  “几乎每家都占有一个小山头。”吕四梅介绍,他们家离外面最近,在深处还有30来户人家,各户人家有的相距10来公里。

  吕说,大多数人来自陕西的志丹县和吴旗县。再往深处住着的冯灯解被认为是这里的第一个住户,他今年56岁,在他10多岁的时候,和村里的生产队员一起放羊,发现山里草木旺盛,便决定长期在此放牧,并开挖了一眼窑洞。

  相关专题:新京报-核心报道 




本文转载于 新浪网:http://news.sina.com.cn/c/2006-02-20/01409144861.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