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内陆核电站或将在十三五期间开工建设

19
05月

  据中国之声《央广新闻》报道,1964年10月16日,新疆罗布泊上空一朵蘑菇云映红了整个天空――我国自行研制的第一颗原子弹的成功爆炸也震惊全世界。20年后,我国与国际原子能机构正式开始了合作。目前,我国与国际原子能机构在核能发展、核科学技术应用、核安全、核安保、核不扩散等领域都开展了紧密合作。同时,我国始终将安全放在核能发展的首位,并不断提高核电等清洁能源在能源结构中的比重。我国核电未来如何继续前行?内陆核电站何时开工建设?国家原子能机构副主任王毅韧针对这些问题一一作答。

  成立于1957年的国际原子能机构,是核领域最重要的政府间组织,目前拥有会员国166个。我国在1984年正式加入国际原子能机构。国家原子能机构副主任王毅韧表示,通过与国际原子能机构合作,促进了我国核能事业的快速健康发展。

  王毅韧:中国是一个核大国,中国加入国际原子能机构,在促进核能的和平利用和防止核武器扩散方面取得了积极成果,两方面的合作确实有重要的意义。

  借助国际原子能机构的平台与合作,我国学习国际核电先进的发展理念,引进先进的技术和经验,培养核电发展的人才。我国第一座大型商用核电站――大亚湾核电站就是引进的堆型。

  王毅韧:它和买点钢铁、引进汽车不一样,涉及到防止核武器扩散。核领域的国际合作是有一套规则和规矩的,你就要按照公约的要求,确保和平利用,防止被偷盗、被破坏,在运行过程中有一系列的要求,另外万一出现了核事故,怎么应对,这在当初发展核电的时候是没有经验的,是要向国际原子能机构学习、借鉴。就是说自己干也能干出来,但是和国际原子能机构合作能更好、更快地干出来。

  王毅韧说,中国是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同时是国际社会承认的五个拥有核武器的国家,与国际原子能机构开展的合作是双方向的。

  王毅韧:30年来我们累计向机构缴纳的会费是1.03亿美元。随着我们国力的增强,实力的增加,今后我们给的,可能比得到的要多。我们不光自己发展核电,还帮助第三世界国家积极地发展核能。

  目前,我国具备从铀矿地质勘探,到铀转化、铀浓缩,元器件制造、核电发电、乏燃料后处理、放射性废物处理处置等一个完整的核工业体系。而核燃料加工是完全立足于国内供应,为核电的发展奠定了较为坚实的基础。同时,中国为巴基斯坦和阿尔及利亚设计建造核电厂和实验性研究堆,向多个发展中国家出口微型中子源反应堆。

  王毅韧:现在我们已具备第三代核电安全性能的“华龙一号”,这是我们自己研发的,正在接受机构组织的通用反应堆的安全评估,还有国家重大科技专项先进压水堆示范工程CAP1400通过国家核安全监管部门的核安全审评。核电项目出口非常好,通常一个项目都是几百亿元人民币,它把整个国家的机械制造、原材料、技术服务、工程施工都带出去了,是一个产业群。

  目前,我国大陆运行的核电机组21台,总装机容量1902万千瓦。在建核电机组27台,装机容量2953万千瓦。在建核电机组规模居世界首位,约占世界在建机组总量的40%。如何看待这样的数字,王毅韧说,我国核电项目现阶段的发展,要考虑到经济社会、生态、能源结构等多重因素,就国际平均15%左右的核电比率而言,我国核电量仅占全国的2%。

  王毅韧:我们国家对电力的需求是不断增长的,核电是很必然的选择。

  受到福岛核事故的影响,过去几年世界各国对于发展核能更加谨慎。我国始终将安全放在首位,视安全为核能发展的生命。福岛核事故后,我国对已经运营的、在建的核电项目进行了全面检查,增加应对极端自然灾害的安全措施,如增高了防浪堤的高度。对于外界关注的我国内陆核电站建设,王毅韧表示,内陆核电和沿海核电在技术上是没有本质区别,我国的内陆核电站或将在“十三五”期间开工建设:

  王毅韧:如果不是福岛核事故的话,内陆核电站现在可能已经开工了。沿海发展核电是冷却水取自大海,内陆发展核电是冷却水循环使用,实际上我认为在安全性上是没有问题的。全世界的核电,包括法国、美国,大部分的核电都在内陆。我估计在是十三五期间,内陆核电站就会开,内陆核电站有几个厂址已经做了前期大量的工作,现在湖南、湖北、江西等都已经预备了很好的厂址。(记者张棉棉)